关于我们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证券 >

债权人申请重整 债务缠身贵人鸟能否现生机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admin 时间:2020-08-13
导读: 在经历了变卖资产、股权拍卖多次自救之后,濒临退市的运动品牌贵人鸟准备展开最后一搏。8月12日晚间,贵人鸟发布公告称,贵人鸟于当天收到债权人泉州市奇皇星五

在经历了变卖资产、股权拍卖多次自救之后,濒临退市的运动品牌贵人鸟(603555,股吧)准备展开最后一搏。8月12日晚间,贵人鸟发布公告称,贵人鸟于当天收到债权人泉州市奇皇星五金制品有限公司(下称“奇皇星公司”)的《通知书》,因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并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奇皇星公司已向法院提出对公司进行重整的申请。

因债务缠身,作为国内运动品牌第一股,贵人鸟已力不从心,无力还债,公司重整似乎成为最后的求生机会。业内人士认为,贵人鸟正在积极的自救,如果能够解决债务纠葛,按贵人鸟目前的体量,依然存在保壳生存的机会。不过,贵人鸟即使摆脱了债务危机,依然要面对资本市场对增长的严苛要求,去解决企业从多元化扩张扭转到重新聚焦主业面临的一个个难题。

债权人申请重整 债务缠身贵人鸟能否现生机

申请重整

8月12日晚,贵人鸟披露,公司收到债权人奇皇星公司的《通知书》,因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并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奇皇星公司已向法院提出对公司进行重整的申请。按照合同约定,贵人鸟应于2020年4月24日前支付上述货款,但贵人鸟通过指定第三方仅向申请人支付了前述货款中的75.0012万元,剩余货款250.7322万元尚未支付。

实际上,拖欠的250.73万元货款,仅仅是压倒贵人鸟债务的冰山一角。此前,贵人鸟披露,由于流动性紧张,公司未能按期偿还各家银行贷款本息,公司在各家银行的贷款本金合计14.10亿元已经全部逾期。截至一季度末,公司的总资产为36.81亿元,逾期贷款是其近40%,截至8月13日,市值已经剩下12.19亿元。

值得关注的是,贵人鸟集团持有的*ST贵人股份已全部处于质押或冻结状态,其中冻结数量为39654.73万股,占*ST贵人总股本的63.08%。贵人鸟正积极与相关债权人进行协商,争取早日解除对*ST贵人股份的司法冻结。但如未及时得到妥善处理,则该部分股份仍存在可能继续被司法处置的风险。

此次贵人鸟被债权人申请重整事由,也被业内人士视为贵人鸟自救的机会。北京法大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桢表示,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如果法院受理了申请人提出的对贵人鸟进行重整的申请,法院将指定管理人,债权人依法向管理人申报债权。管理人或公司依法在规定期限内制定公司重整计划草案并提交债权人会议审议表决。贵人鸟债权人根据经法院裁定批准的重整计划获得清偿。

贵人鸟在公告中也表示,“重整程序以挽救债务人企业,保留债务人法人主体资格和恢复持续盈利能力为目标,如果能通过重整程序妥善化解公司债务风险,公司将重新步入健康发展的轨道。”

连年亏损

贵人鸟曾是资本市场的明星企业。2014年,贵人鸟成功登陆资本市场,市值最高时一度超过400亿元。

借助资本力量,贵人鸟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扩张,十余次收购经历,贵人鸟已从一家体育用品企业,横跨互联网+体育、体育经纪、赛事主办、体育保险、体育游戏、体育健身等多个领域,2017年更是创下了营收32亿元的辉煌业绩。

然而,大规模并购的背后,贵人鸟的净利润同比也开始下降。数据显示,2018年,贵人鸟实现营业收入28.12亿元,同比减少13.52%;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6.86亿元,同比减少536.01%。这是贵人鸟上市后首次出现全年亏损。2019年,贵人鸟实现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亏损10.18亿元。

纺织服装品牌管理专家、上海良栖品牌管理有限公司创始人程伟雄表示,贵人鸟上市之后的泛体育化资本运作,是将企业置于危险边界的重要原因。这些投并没有达到预期效果,反而让企业陷入了资金困局。

实际上,贵人鸟也曾变卖此前收购资产自救。2018年,贵人鸟接连售出了子公司康湃思37%的股权、虎扑13.66%的股权、杰之行50.01%的股权及贵人鸟上海100%的股权。但即便如此,似乎也并没有改变局面。

贵人鸟在年报中也表示,公司无法寻求到新的资本市场融资渠道,部分金融机构对公司继续压贷或增加授信条件,公司已将土地房屋和重要子公司股权资产均对外抵质押,非核心主业资产的处置变现工作不达预期。

此外,由于债务逾期未还,2020年8月,因贵人鸟3300万股拍卖两次流拍,被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以保留价1.39亿元的价格,交付给厦门国际信托抵偿,合每股4.2元。

程伟雄认为,从目前来看,诉讼、资产冻结、债务等词汇已成为贵人鸟的关键词,虽然本次裁定不会导致贵人鸟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的变化,但现在贵人鸟俨然成了一个“空壳”。

最后的稻草

如今,在经历持续两年的亏损后,贵人鸟的股票已经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对于贵人鸟而言,2020年成为了“保壳”关键年。

贵人鸟曾公开表态,2020年度,公司将继续聚焦主业的发展,以落实年度生产经营计划为目标,提升公司在传统运动鞋服行业方面的运营能力,增收降本,妥善解决债务问题,争取扭亏为盈。

不过,2020年的疫情让贵人鸟依然未能发生变化。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贵人鸟营收同比下滑66.92%,净利润与上年同期比较也是由盈转亏。

此外,贵人鸟主业也面临渠道流失的无奈。截至2019年度末,贵人鸟拥有零售终端2358家,三年的时间关店超过1400家。

对此,业内人士普遍认为,贵人鸟的表现虽然不及投资者的预期,但如果重整成功,至少还保住了上市地位,也保住了对未来的期待。

王桢表示,如果贵人鸟或管理人未按期提出重整计划草案,或重整计划草案不能获得法院裁定批准,或债务人不能执行或者不执行重整计划的,法院将裁定终止贵人鸟的重整程序,并宣告贵人鸟破产。

对于贵人鸟方面是否已有具体的重整计划和明确的战略方向问题,北京商报记者以邮件采访贵人鸟相关负责人,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贵人鸟在公告中则表示,截至8月12日,公司尚未收到法院对申请人申请公司重整事项的裁定书。申请人的申请能否被法院裁定受理,公司是否进入重整程序尚存在重大不确定性。即使法院正式受理对公司的重整申请,公司仍存在因重整失败而被宣告破产的风险。

程伟雄表示,贵人鸟依然积攒了一定的品牌知名度,特别在三四线市场,仍保留了相当规模的渠道,如果解决了债务纠葛,依然存在翻身的机会。但前提是,不论公司是否重整成功,贵人鸟仍需在现有基础上维持日常生产经营的稳定。

责任编辑:admin
Copyright © 2000-2019. ooow.com. 讯息网版权所有 鲁ICP备19012706号 鲁公网安备37068102000259号
版权声明:本站文章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删除。 技术支持讯息传媒
Top